九游会ag官方网站组建微信红包赌博群五个月非法获

  •   在参与微信群内赌博输钱后,罗某元竟主动联系群主姜某,要求参与该群开设赌场活动,并通过邀约他人入群赌博,顺利成为一名“股东”。在短短五个月时间里,浏阳男子姜某和长沙望城区女子罗某元,通过建立两个赌博微信群组织赌博活动,非法渔利300余万元。近日,姜某、罗某元因构成开设赌场罪,被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   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,微信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,但在提供方便快捷服务的同时,微信也成为部分人开展违法活动的虚拟场所。

      浏阳男子姜某正是利用微信群聊的隐蔽性,2016年开始便伙同他人,利用微信群聊组织参赌人员开设赌场,并从中尝到了甜头。

      据公诉机关指控,2016年5月,姜某利用微信聊天工具,组建了一个名为“火力XX”的微信群,大肆添加网友加入群聊,并组织网友进行网络赌博活动。

      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,姜某就发展了群员百余人,并以在群内发红包“斗牛”的方式进行赌博。“每次投注最少10元,上不封顶。”据公诉人介绍,随着群里人员越来越多,姜某又以每天100元至600元不等的报酬,雇请他人参与组织赌博,并分别按赌资的4%到5%抽取“水钱”。

      建新群扩“业务”,五个月非法获利三百万由于群员人数已达到上限,为扩大“业务”,尝到甜头的姜某又新建了一个名为“欢乐XX”的微信群,并同样以发红包“斗牛”的方式,组织群员进行赌博。就在姜某为管理两个微信群感到力不从心时,经常在群内参与赌博的群友罗某元主动添加姜某的微信,表示想与姜某合伙管理赌博微信群,并承诺将介绍自己的朋友加入该群。这正中姜某的下怀,他当即同意将罗某元收纳为“股东”,一同参与盈利分红。之后,罗某元负责管理“欢乐XX”微信群,将每天抽取的“水钱”进行股东分红,及发放其他组织者工资。在姜某和罗某元的管理下,两个赌博微信群,在短短五个月的时间里,共计非法渔利318万余元,其中罗某元作为“股东”在分红期间“抽水”渔利89万余元。由于赌博微信群资金流动频繁,引起了警方的注意,随后两个赌博微信群被查封,姜某、罗某元被列为网上追逃对象。构成开设赌场罪,两人同庭获刑迫于警方压力,2017年9月29日,罗某元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,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5万元,并如实供述了伙同姜某利用微信群开设赌场的犯罪事实。2018年4月12日,东躲西藏的姜某也主动向警方自首。据此,法院审理认为,被告人姜某、罗某元以营利为目的,伙同同案人利用微信群开设赌场,招揽赌客参赌,从中抽头渔利,情节严重,其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,遂一审判处姜某有期徒刑四年四个月,并处罚金10万元,判处罗某元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,并处罚金8万元。一审宣判后,两人以量刑过重为由提起上诉。考虑到两人均有自首情节,且罗某元家中尚有哺乳期幼儿,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维持一审定罪部分的同时,二审对刑期予以改判,判处姜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10万元,判处罗某元有期徒刑三年,宣告缓刑五年,并处罚金5万元。延伸阅读小心“包着糖衣”的赌博游戏微信收发“红包”功能自2014年1月27日上线以来,用户数量持续上升,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股“抢微信红包”热潮。微信红包便利了人们的交流、生活,但也被一些不法分子所利用。2015年11月30日,上海首例微信红包赌博刑事案件宣判,该市徐汇区法院经审理认定四被告人以营利为目的,开设赌场,组织多人采用在微信群发放红包的方式进行赌博,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。四被告人因犯开设赌场罪分别获刑。微信红包赌博,是指利用微信平台,进行非法赌博。最常见的,就是以抢红包的方式,骗人入局。微信抢红包一般有两种,一是普通等额红包,二是“拼手气红包”。而不法分子正是利用了“拼手气红包”的随机性和开放性,钻营出各种包着糖衣的赌博游戏。以营利为目的,通过邀请人员加入微信群的方式招揽赌客,以“斗牛”等方式进行赌博,利用微信群进行控制管理,在一段时间内持续组织网络赌博活动的,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“开设赌场”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三百零三条规定:以营利为目的,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、并处罚金。开设赌场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、并处罚金;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

    发布时间 : 2019-06-06 04:14